据彭博社8月17日消息称,谷歌内部1000多名员工签署内部请愿书,向高管们施压,要求他们解释可能重返中国的原因,并认为谷歌推出的“Dragonfly”计划存在紧迫的道德和伦理问题,谷歌员工认为公司这一举动违反了谷歌一直提倡的“不作恶”(don’t be evil)口号。面对员工质问,谷歌首席执行官Sundar Pichai不得不在员工会议上表示,“We are not close to launching a search product in China”,“And whether we would do so or could so is all veryunclear”,即Sundar Pichai承认谷歌计划通过搜索引擎重新进入中国是“探索性的”,并处于“早期阶段”,以期通过这种方式来平息这一充满争议的话题。

  除了谷歌员工,外国媒体和用户也纷纷指责谷歌没有信用,奉劝谷歌不要丧失道德底线。有外国网友在Twitter上吐槽谷歌,认为其当年退出中国时声称是因“价值观不符”,现在却又要为了钱讨论如何回到中国,这种唯利是图的行为无疑是在自我打脸。且不说中国市场是否还有谷歌的位置,如今谷歌想返华面临的最大障碍,就是内部员工和美国民众对其价值观的质疑。

  况且从另一方面说,中国市场恐怕也不是谷歌想回就能回的去的。

  迟一步,产品布局难上难

  此次谷歌员工产生质疑的是被称为“蜻蜓”项目的阉割版搜索引擎,可见谷歌想返华第一步探索的,仍然是搜索引擎。谷歌之所以频频试探国内市场,与其目前业务所面临的困境不无关系。从谷歌母公司Alphabet2018年第二季度财报来看,广告业务撑起了谷歌业绩的半边天。截止6月30日,广告业务为谷歌贡献280亿美元营收,同比增长24%,并占据了总营收85.7%的份额。但是,谷歌总流量获取成本(TAC)为64.20亿美元,较上年同期的50.91亿美元增长26%。从财务数据表现来看,谷歌在广告业务上还存有一定上涨空间,但是利润空间将会被进一步压缩。此外,谷歌正面临着欧盟有史以来数额最大的罚款,与欧盟的关系处于冰点。

  除了搜索引擎,谷歌在信息流的布局上也晚人一步。在国内,信息流早已如火如荼地展开。信息流主要靠内容获取关注,这一点上今日头条、腾讯、百度、阿里等平台,都早已投身战局并投入了数十亿的资金换取内容创作者的入驻,经过了一番激烈的竞争之后,国内的原创内容生态市场格局其实已经基本形成并逐渐固化。谷歌如果想追上国内用户的使用习惯、追上国内同行的生态布局和产品体验,并非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。